贾樟柯:我看陈凯歌泪流满面

  • 时间:
  • 浏览:6

  “第六代”导演贾樟柯11月23日做客北大百年讲堂,与陈丹青对话回顾自己从影历程。从1995年的《小武》轰动柏林电影节,到2006年《三峡好人》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贾樟柯电影之路坎坷而且特别。在回顾电影生涯的起点时贾樟柯表示,陈凯歌《黄土地》是自己生命转折点,它让17岁的贾樟柯泪流满面,抛弃画画,专攻电影。

  17岁当霹雳舞演员

  贾樟柯生于1970年的山西汾阳,“一想起童年,我的印象就是集会、游行。到了80年代后期,满大街的流动人口,跑江湖的,耍猴儿的,练武术的开始出现了。最吸引我的就是那个走穴流浪演出的歌舞团那时候看了一部美国电影《霹雳舞》,看了七八回,就跟那个霹雳舞学,学会了就跳。17岁那年暑假跟着一个文工团表演离开汾阳一直往西走,到了陕北榆林,再往前走就是伊金霍洛旗。到了那里,我觉得离家太远了,就一个人坐车回来了。”

  这段漫长的返家路程让贾樟柯眼界大开。“一路上那个长途车不停地走,不停地停,上上下下各种各样的面孔黄河两岸基本上还停留在民国,街上有人穿棉袍、长袍。一路上,抬着担架上来的,扶着人上来的,突然生病了坐长途车去县城看病的,有小偷,有相亲的……小偷上来不是偷钱,基本上就是手伸进去找,明着抢!一个17岁的少年,又紧张又有害怕。你一下子就特别爱这个东西,爱这些面孔,我觉得自己肯定是这其中的一部分。那车完全是一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车一路开回来,我自己觉得就定型了。我觉得这个就是我爱的人群。我觉得它就是我生活,我的归宿。”

  陈凯歌改变一生

  贾樟柯原本专攻美术,“我1993年才上大学,因为我学习不好,没考上,就瞎混。我开始学画画,父亲让我去考美术院校。因为我们老家没有美术培训班要去山西大学美术系的美术考前班,这样就到了太原。”

  就在这一年贾樟柯遇到了电影,“学画画的旁边有一个俱乐部,叫公路俱乐部。有一天我约了一个老乡见面,等了很久没来,我就走了路过那个俱乐部,牌上写着黄土地》,我就进去了。出来之后,我决定要搞电影,不要画画了。”

  多年过去,贾樟柯仍然忘不了《黄土地》给自己的冲击,“看了不到十分钟我就开始流眼泪,一直到结束。真的,一点都不夸张!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催泪电影。汾阳处在晋中平原,往西走十分钟就是黄土地。太熟悉了!如果没有这些电影,那么到现在,我们坐着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透过车往远处望去,那些山村,它都是抽象的,你不知道它发生过什么,不知道这里的人承受着什么。我觉得那个土地真的很不公平,很沉默。所以我觉得看《黄土地》最打动我的,就是它还了我们一个公平。让我很感动。我觉得那个不平等被拉回来了一下。”        姜英爽  

    相关链接

  一万块钱拍电影

  1995年,读大三的贾樟柯的处女作诞生了。“我们凑了一万块钱拍了第一个片子叫《小山回家》,讲的是一个河南民工春节时想找个老乡结伴回家,他找了很多人,有大学生,有票贩子也有保姆,带出了整个北京民工的生活。”

  1997年春节,贾樟柯回到山西老家,筹备下一部电影《小武》。“我有一个同学是个小偷,他正在看守所。我另一个同学是狱警,他开玩笑说:‘这小子是个哲学家,老问我一些我不回答的问题。比如人为什么要活着这个问题谁都回答不了。’于是《小武》的主角就变成一个小偷。”21天之后,《小武》诞生了当年获得柏林电影节“青年论坛大奖,贾樟柯从此站上了世界电影舞台。